文学网

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
欢迎光临 - 文学网!  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中篇小说 > 都市小说 >

大发快3—大发六合预测_大发1分彩官方推荐分析

时间:2019-03-08 07:49来源: 作者:月涵 点击:
远与近矛盾 黄鹂有些矛盾,在母亲面前,只好点头,这些年,父亲是这个家里的忌讳,她也恨过他,那些年的不闻不问, 当年离婚的原因,她也有所听闻,是因为重男轻女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母亲才是一直守护她的人。 离婚后,母亲不是没机会再婚,也是因了她,怕
远与近—矛盾
黄鹂有些矛盾,在母亲面前,只好点头,这些年,父亲是这个家里的忌讳,她也恨过他,那些年的不闻不问, 当年离婚的原因,她也有所听闻,是因为重男轻女,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母亲才是一直守护她的人。
 离婚后,母亲不是没机会再婚,也是因了她,怕她委屈。
她叹了口气,可是见了父亲,她真的欢喜,他关切的几句话,几件礼物,就让她高兴,她高兴,原来父亲也牵挂她。
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。
她和杨静提起,杨静说,你怎么这样,你这是对***的背叛。
 
远与近—背叛
她生气了,什么叫背叛。
她恼了,好友的话,让她生气,你怎么一点不懂我,那是我爸爸。
杨静冷笑,那是你爸爸,你需要他的时候,他在哪里,你病了,谁照顾你,你上大学的钱,谁给你的,你这些年,一直抱怨家里条件差,没有空调,没有洗衣机,这是谁造成的,***一个人挣钱,怎么满足你。如果你爸爸没和***离婚,你会过这样的日子吗,你的抱怨呢,你的怨恨呢。
黄鹂哑然。
杨静继续说,别忘记了一个事实,你爸爸不只你一个女儿,人家还有一个儿子,而且取名叫唯一。唯一好不好,他是唯一了,你是哪个,你要做黄唯二吗。可***,只一个孩子,就是你。
远与近—唯一
终于那个名字,刺痛了黄鹂,父亲第二次约她,她冷淡的说,你还是好好照顾你家黄唯一吧。
黄文海愣了一下。
他似乎明白了。
他急着说,小鹂,你不要误会,那名字,不是我起的,是孩子的母亲起的。
黄鹂冷冷的说,是吗,你也认可了。
黄鹂挂断了电话。
眼泪掉了下来。
 
远与近—生气
黄鹂生父亲的气,生母亲的气,也生杨静的气。
杨静的话太厉害。揭开了某些东西。
她不想面对。
她这几天,在销售中心从早到晚的忙,下了班,也不回家,给客户打回访电话,热情空前。
齐云瑶不疑惑有它。
她以为女儿这是上进。
上进的结果,黄鹂买回了洗衣机。
她想,杨静,我让你知道,我家有空调有洗衣机了,不靠哪个人,靠了我自己。
 
远与近—惊讶
 齐云瑶有些惊讶,不是说我买吗,我们下个月,发季度奖。
 这一笔消费,让黄鹂欢喜。
她情绪好些了。
她相信那句话,女人花钱是一种快乐的方式。
 她得意的说,我买。
 她没买高档化妆品。
她想了想,听了小顾的建议,小顾说,有的就是太贵,不实用,没必要,咱们又不是明星,又不是富婆,有一个好的遮瑕膏就成了,别的中档的就成。
 
 
远与近—教育
段海燕把黄鹂叫到办公室,给了她一个红包,你做得不错。
黄鹂马上喜笑颜开。谢谢段经理。
段海燕看看她,年轻单纯的脸庞,有些感叹。
黄鹂呀,你是我朋友介绍来的,都是自己人,我才和你说,年轻人,挣钱最重要,也要存钱,你想想,什么最实用,钱,有了钱,你可以打扮自己,可以买房买车,我听说,你抱怨你家是楼顶,冬天冷夏天太热,你现在是成年人了,想要什么,自己争取,抱怨有什么用。你要是真有决心,就存钱买房。
 
远与近—震动
黄鹂惊讶。
买房,她愣了。
段海燕笑笑,有什么呀,我就是自己买的。
想要哪的就选哪,我做主。
黄鹂皱眉,那多少钱。
段海燕笑笑,可以贷款。
黄鹂算了算,首付也要十几万。
段海燕说,要有发展的眼光,你看二环外,现在价格低,是因为目前不繁华,可是城市要发展,肯定几年后就是热点,现在下手,就合适。
远与近—目标
段海燕说,人要有目标。
定了目标,就努力实现。你做为销售,挣钱买房,是第一要务,有了房,你就气势。
黄鹂震惊。
她走出经理室,还有些蒙。
小顾看见她,有些奇怪,怎么了,段经理训你的,不应该呀,你做得挺好,和拚命三郎似的。
黄鹂恍然,摇头。
 
 
远与近—佩服
中午餐的时候,小顾追问黄鹂,你怎么了。
黄鹂说了段海燕的话,小顾到是说,那到是实情,段经理,两套房都是自己买的,人家就是牛。
黄鹂点头。
小顾说,段经理本是中文系的高材生,后来发现,要挣钱就要做销售,才转了行,从房产中介的业务员做起,后来做了开发商的销售主管,后来是销售经理,一路打拼起来。
黄鹂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小顾说,唉,女孩子要是没长成李璐那样,还是要靠自己。
 
远与近—秘书
黄鹂想起李璐,她怎么样了。
小顾笑笑,人家,成了一家公司的秘书。
那天我在一个大饭店找同学,看见她陪着她老板吃饭,唉,那老板一脸色迷迷的样子,不过李璐到是一身的名牌,比在咱们这,可漂亮多了。
黄鹂感觉浑身鸡皮疙瘩。
 
远与近—决心
黄鹂不在问了。
她不是太八卦的人。
只是有些可惜的感觉。
李璐这个人就是娇气,也没什么坏心眼。
黄鹂自从听了段海燕的话,跑到银行弄了个存折,决定存钱。
自己买房,是什么感觉。
她心思开始活动起来。
 
远与近—发单子
黄鹂不抵触外销的活动。
冬天还好些,可以多穿些,佩戴口罩和帽子,人家也认不出。
那天在广场发单页,有个人一直看她,江小霜说,那个男的,一直看你。
黄鹂看看,是黄文海。
她扭头。继续干自己的事。
黄文海终于上前,你何必吃这个苦。
黄鹂冷笑,我要养活自己,不这样,还哪样。
黄文海说,我有个朋友的公司,缺个行政文员,你考虑一下。
黄鹂摇头,我喜欢我的工作,我的事和你没关系。
 
远与近—劝说
  黄文海不死心,黄鹂,这活有什么好,风吹日晒的,一点不高档。
  黄鹂看看不远处的江小霜,有些不高兴了,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不要影响我工作。
  黄鹂匆匆离开。
  黄文海有些惆怅。
  江小霜有些好奇。
 
 
远与近—好奇
  江小霜说,那个男的是谁呀,是客户吗。黄鹂摇头,不是,一个讨厌的人。
  江小霜皱眉。
 不是找你麻烦吧。
  黄鹂说,他不敢。
  黄鹂把这事没往心里去。
  也没和母亲提。
  到是黄文海给齐云瑶打电话。你给孩子找的什么工作,多辛苦,我给她找了个行政的工作,她不乐意。
 
 
远与近—作主
  齐云瑶接电话的时候,在办公室,当时没存着黄文海的号,就接听了,现在知道是他,也不好粗声恶语,看看对面的贺蕊,她尽量平静的说,她的事,她做主,我管不了。孩子大了,有她的主意。这工作,她喜欢。
 黄文海说,你怎么当妈的。
 齐云瑶有些生气,你先问问你的儿子黄唯一。
 黄文海哑然,只好说,你要为孩子负责,这个工作有什么前途。齐云瑶冷笑,有钱就有前途。
说完了,她有些不解气,又继续说,黄文海你给我听着,我怎么做,不用你教我,我们没关系,至于黄鹂,谁心里没她,她明白,你不要自做多情了。我的女儿,不会接受你的施舍。
齐云瑶把黄文海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。
 
远与近—黑名单
黄文海有些生气,又继续打,却打不进了,他知道这是进了黑名单。
 他有些生气,这个小气的女人,不分好坏,就知道发脾气。
 他有些无奈。
齐云瑶却有些气得手哆嗦了,她一个人带大了黄鹂,到叫一个不费心的人,指教对孩子不负责,天下哪里有这样的理。
脸上变了颜色。
 
远与近—愤怒
贺蕊听明白了,她也一样的愤怒,这男人什么东西,指手划脚,到会说便宜话,这样的人,不用客气,破口大骂,要是在跟前,大耳瓜子抽上去,这种人欠收拾。
齐云瑶喝了口水,好些了。
她想,黄文海一定是碰见黄鹂了,幸而黄鹂拒绝了。
她对贺蕊笑笑。
我知道,我也是讨厌他。真不想和他说话。
 
远与近—主意
贺蕊马上说,你可以管教好黄鹂,别让小姑娘被哄了去,不过,他再婚了,你警告他,要是他在找黄鹂,你就找他老婆去。
齐云瑶有些后悔,把他的号拉入了黑名单。
她想黄鹂一定有。
下了班,她给黄鹂打电话,约了黄鹂在外面吃饭。
黄鹂的心情,到没怎么受影响。
她明白,黄文海也是关心她。
 
远与近—教育
母女吃了饭,齐云瑶没急着离开,今天黄文海给我打电话,说给你找了个工作,黄鹂皱眉,他这个人好烦,我告诉他了, 不去,他还找你。
齐云瑶不动声色。
你把他的电话给我,我和他说,免得他又麻烦你。
黄鹂想想,妈,你不会和他吵吧。
齐云瑶笑笑, 没什么好吵的,他和我没关系。你记住黄鹂,他不只是你的父亲,还是黄唯一的父亲。
 
远与近—如此
齐云瑶直接用黄鹂的手机打了过去,黄文海还挺高兴,他还在办公室里和人聊天,齐云瑶静静的说,黄文海,这是黄鹂的手机,我告诉你,我女儿的事,你以后少管,你要是再打扰我们的生活,我就找你现在的老婆,咱们好好说道一下,你要不想过太平日子,你就试试。       黄文海大怒,你就是一个泼妇。齐云瑶冷笑,我不只是泼妇,你客气了,我是恶妇,疯妇,这都拜你所赐,我告诉你,你们黄家欠我的,我不欠你们的,你好自为知,你老婆未必比我好说话,你记住了,你再对我出言不逊,我就找你老婆。
黄文海愣愣的,他的同事,问他,黄科长你怎么了。
黄文海回过神,一个疯子,打错了电话。
 
远与近—生气
黄鹂不高兴了,妈,你怎么这样。
齐云瑶冷笑,你喜欢见这个人吗,当年他不要你,现在指手划脚,干扰你的生活,在我上班时间打我电话,说我对你不负责,他凭什么,趾高气扬,他也配,明人不做暗事,你是他女儿,他要是管你,就光明正大,背着他老婆,你算什么。
黄鹂愣愣的,这样的母亲,她极少见。
母亲很有气势。她有些陌生,也有些佩服。
 
远与近—失落
可是想到父亲,以后不会管自己了,还是有些酸酸的。
她叹了口气。
接过手机,妈,你不要生气了,我知道你为我好。
黄鹂心情闷闷的,没有回家,在小区门外,说是找杨静有事。
杨静正在家里被刘云芳骂,这次相亲,男方乐意了,杨静不乐意,嫌对方,太势利太俗气,人长得太不精神,学历只是中专。
刘云芳说,你管他什么学历,他工作好就成,那是水厂。
 
远与近—抗议
杨静敲桌子,妈,你冷静些的,我们有协议,人你安排,选哪个是我的事,我们不用争吵,好不好,太丢面子。
刘云芳不高兴,他家条件多好,你知道吗,城中村回迁的,三套房子,他是独子,你知道多少人追他。
杨静笑笑,这和我没关系。
刘云芳生气了。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傻。
 
 
远与近—抱怨
杨静一看黄鹂的电话,马上接听,什么,你找我有事,好的,我马上下楼。
她匆匆跑了出去。
在楼下看见黄鹂,杨静抱歉的说,我妈正和我吵架呢,不好意思让你上楼,我们走走吧,对面有个咖啡厅,我请客。
黄鹂看看杨静,我以为只有我有烦恼。
杨静拉起黄鹂的手,唉,我的烦恼多多。
从小到大,我妈就是嫌弃我,一会儿是我成绩不好,一会儿是我学校不好,现在是我长得不好,还挑三挑四的。
 
远与近—支持
提到父亲的事,黄鹂还是有些心酸。
你说,我妈怎么这样,用我的手机,给我爸爸打电话,不就是告诉我爸爸,这是我的意思吗。
杨静奇怪,不是你的意思吗,你愿意做黄唯二吗。
黄鹂端起了咖啡,心的话,我不愿意。
可是,我爸爸也是关心我。
杨静打断她,得了,别要那个廉价的关心了,哪天良心不安了,和你轻描淡写几句话,就是爸爸了,天下哪有那便宜的事。
 
远与近—假设
杨静说,他要找你,你问他,敢不敢带你进他家,你不是他的孩子吗。
黄鹂皱眉,你这是为什么。
杨静说,拆穿他的谎言呀。
我估计,他近期不会找你了,可能怕了齐阿姨,他不敢冒险,万一阿姨真找他的老婆,他才不敢,这种男人,最没意思,不够好,不够狠,拿不起放不下,整个一烦人。
黄鹂脸拉了下来,他没那么差。
杨静说,三天,你看看他三天之内,会不会出现。

(责任编辑:文学网 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5-10-09 13:10 最后登录:2019-03-10 07:03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