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网

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
欢迎光临 - 文学网!  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学评论 > 小说研究 >

大发5分3D—大发极速3D

时间:2019-03-12 01:04来源:原创 作者:瑞娴 点击:
老田鼠:《绿野红纱》中的喜剧化丑角 瑞娴 我热爱文学,也热爱电影,它们是我的左右双翼。记得初识恩师沈默君时,他就看出我的文字有画面感,并且背出了我一个小说中的句子。镜头是看得见的语言,语言是看得见的镜头,爱好和特长无意中成就了我的叙事风格。


老田鼠:《绿野红纱》中的喜剧化丑角


瑞娴



    我热爱文学,也热爱电影,它们是我的左右双翼。记得初识恩师沈默君时,他就看出我的文字有画面感,并且背出了我一个小说中的句子。“镜头是看得见的语言,语言是看得见的镜头”,爱好和特长无意中成就了我的叙事风格。

 

    在电影中,没有一个镜头是无用的,同样,在作家笔下,每段话每个细节,都不该是多余的,每个词都力求有所表达,而每个形象,即使不是第一主角,也一定要闪光。真正好的文学作品和电影一样,没有配角,每个形象都至关重要,不可或缺。

 

    《绿野红纱》里的老田鼠田溜溜,尖嘴猴腮,贼眉鼠目,一副尴尬的嘴脸,因为爱小偷小摸,在山林里很不受待见,尤其是和老绿虫碰到一起,非掐起来不可,这两个老家伙就是一对冤家,谁看谁也不顺眼,老田鼠油嘴滑舌,能说会道,但因为名声不大好,自知理亏,所以他常常不战自败,根本不是老绿虫的对手。

 

    在这片原始森林里,老绿虫是有学问有地位的长者,学富五车,一言九鼎,小动物们都敬畏他,视他为森林百科全书和活化石,不谙世事的小野兔无意中多说句话都会遭到他的训斥,能打破禁忌在他面前肆无忌惮撒野的,也只有野性未改的红纱女了。

 

    所以,当老田鼠遭遇老绿虫,尽管也会不软不硬地调侃几句,但也只是调侃或者互损而已,在老绿虫面前他只能处于弱势,根本不敢跟他硬碰硬,更不敢像红纱女那样,明刀明枪明目张胆地顶撞冒犯老绿虫。

 

    有一次,老田鼠得罪了老绿虫的信使嘀咕鸟儿,老绿虫就借他坏了山野老人的规矩之名,行使山林长者的权利,将老田鼠好好地收拾教训了一顿,又将他和孩子们好不容同意偷来的半袋粮食也给分了,小动物们得了好处欢天喜地,老田鼠却只能自食其果,他平时爱吹牛皮,此时却只能可怜兮兮地卖惨,拍着大腿苦着脸哭起穷来,诉说自己是个苦命人,养了一群啃老族,外界都传说他的洞里堆满粮食谷物,是这片山野的土豪,而其实他一条打了补丁的裤子也要穿上三年,他家的房梁都快被啃老族们吃空了。

 

    老田鼠这一卖惨还真管用,有些心地善良的小动物们竟为他抹起泪来。可见,老田鼠不但有爱唱地方小戏的特长,还是个擅长表演的大师,要哭便哭,要笑便笑,毫不含糊,绝不像现在的一些演员,为了拍哭戏只好点眼药水,喷辣椒面。

 

    老田鼠的表演才能,迂腐而又愤世嫉俗的老绿虫是不能比的。

 

    如果说,老田鼠是个小农经济的产物和混社会的老滑头,深谙世事,知进知退,那么,老绿虫则是个戴着老花镜一口酸腐腔的知识分子,他心慈手软,却好端着一副威严的面孔,希望受人尊敬崇拜,尤其在儿孙们面前,恨不得天天正襟危坐,捧着一本《道德经》,让他们在他面前抑扬顿挫摇头晃脑地背诵之乎者也。

 

    老田鼠和老绿虫性格不同、地位不同,身份不同,他们之间看似住在一片山野里,头顶同一片天空脚踏同一片土地,其实却属于两个世界,他们有时互损,有时亲昵,若即若离,时好时分,一言不合就吵起来,有时甚至在小辈们面前大打出手,全不顾长辈的尊严和体面,但他们内心深处其实都不失善良,就连老田鼠看似是个自私贪婪的“三只手”,也不过是为生存所迫,他也有自己的底线和道德标准,不会乱来。

 

    有时候,老田鼠甚至很义气,如:红纱女伤心的时候,他不惜陪着她翻山越岭“看大戏”,头顶老绿虫,爪子踏在滚烫的沙地上差点被烫得冒烟;红纱女和小蜥蜴抬杠,他过去狐假虎威地帮忙,试图以威吓的方式将倔强的小蜥蜴吓走;吉儿被猎人囚禁失去了消息,他不惜打通关节找桑田村的同类——家鼠帮忙打听;就连去桑田村解救吉儿,他刚开始生怕丢了性命不敢冒险,后来却连自己那一大群孩子也带着去助威;鼹鼠大将军来到这片山野,要打通通往外部世界的通道,他视鼹鼠为自己的本家,热情地掏出自己的薄荷烟让他抽,遭嫌弃了,才悻悻地收起那老套过时的大烟袋;他那群傻乎乎的孩子们不懂礼貌,他会暗自羞惭,认为自己教子无方,在老绿虫前面抬不起头来。

 

    所以,尽管这只老田鼠怎么看都不像 “好人”,还是有很多读者喜欢他,因为他不是一个平面的形象,不是一个用好和坏就可以衡量的角色,他有着复杂的人性,也有着人身上的那种浓浓的人情味。

 

    总之,老田鼠这个形象亦正亦邪,亦喜亦悲,在欢天喜地的外表下,却有着生存的压力和背负一大群不肖子孙的无奈,天天不是被天敌追赶,就是被老绿虫鄙视,被小动物嫌弃,狼狈不堪,疲于奔命,可是他永远乐观不放弃,一出场就滋悠悠地哼唱着妙趣横生的地方小戏,摇头晃脑,趾高气扬,把牛皮吹破了天。

 

    老田鼠这种苦中作乐、勤勤恳恳,不怨天尤人的生活态度,显示了他阳光、乐天的一面。这一点和中国的老百姓有一脉相承之处:他们卑微渺小却有着坚忍不拔的生命力,面对着生存的艰辛命运的不公,他们看似麻木不仁,实际却是一种乐观豁达和难得糊涂的生活态度,他们能屈能伸、知进知退,有着“天做了人就受了”的顽强韧性,百折不挠,永不言弃。

 

    老田鼠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他不记仇,无论受多少鄙视挤兑,都不见他对谁心存怨恨,有时候,他甚至呲着牙笑嘻嘻地迎接八方唾骂,永远以喜剧方式迎接生活的艰难与不堪,所以,他最终成了一个可爱的老活宝。




《绿野红纱》作者:瑞娴

    瑞娴:中国作协会员,中国戏剧文学学会会员,中国音乐剧协会理事。作家,编剧,著名剧作家沈默君关门弟子,是能跨多种文体创作的多面手,出版《哑女的草原》《绿野红纱》等文学作品集九部,编剧影视、舞台剧剧本多部,曾入围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。参与多部文献片、纪录片主创;作品曾被诸多名家朗诵,还曾为多位歌手创作歌曲。曾获曹禺杯戏剧最高奖,国际散文诗大赛一等奖、全国精短文学大赛一等奖、最佳动漫短片奖,文学网年度最高奖、最佳编剧奖等。

(责任编辑:文学网 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